“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,又撞上了卡爾地亞大教堂最堅硬的地方,恐怕那位仁兄已經到黃泉報道了吧?(路人甲)”

“你這麼一說,倒提醒我了,我得好好看著腳下,省得將那位仁兄黏到鞋底。(路人乙)”

“我去!你們怎麼現在才說?(路人丙)”

說著,包括路人丙在內的所有人,全都抬起腳檢查了一下自己的鞋底。

由於這些傢夥的動作幅度較大,又冇有加以掩飾,因此,正在搜尋中眾人紛紛陷入這種類似踢踏舞的動作。

“喂,老哥,我們這是在做什麼?(路人丁)”

“嗨!你問我,我問誰啊!(路人戊)”

“老弟,你問那麼多乾什麼,跟大家保持統一步調肯定冇有錯!(路人己)”

成功被社會老大哥洗腦後,路人丁收回了疑惑,仔細觀察著隊友們的舉動,以免自己的動作出錯。而其他迷茫的小年輕們,聽到三人的對話後,不明覺厲的點了點頭,也紛紛加快了追隨組織腳步的速度。

就在畫風朝著詭異的方向一去不回頭的時候,一道響亮的鼾聲猛然跳出,打斷了事情發展的軌跡。

“呼呼”

“呼呼”

……

“我去!這是哪位大佬啊,做著動作都能睡著?(路人甲)”

“額……聲音好像就在我們附近?(路人乙)”

聽到路人乙的話,這幾個帶節奏的傢夥急忙掃視了一眼自己的前後,但是卻冇有發現任何可疑目標。

“花擦!這位大佬功力不一般啊,站著睡覺不說,竟然還能睜著眼睛!(路人丙)”

“到底是誰,能不能出來承認一下!(路人一號)”(PS:數字標號代表女性,天乾標號代表男性)

“姐姐,他都睡著了,怎麼出來承認罪行啊!(路人甲)”

“那可怎麼辦,要是再不找出這傢夥,我們幾個可就要背黑鍋了!(路人二號)”

聽到路人二號的話,眾人這才發現,他們已經成為了焦點,被無數雙攝像器材盯著。

“咕咚”

集體壓驚之後,足智多謀的路人甲很快想出了應對策略。

“我想到辦法了!”

“什麼辦法?(路人二號)”

“待會兒我數一二三,然後我們就停下動作,到時候誰冇停下,誰就是那位大佬。(路人甲)”

“好主意!(眾人)”

得到眾人同意後,路人甲開始了倒計時工作。

“一”

“二”

“噗通!”

就在眾人全神貫注的等著聽三的時候,踩到……額,也有可能絆到某件東西的路人甲,唰的一聲消失在眾人的視野,緊接著便是多骨諾米牌的反向倒塌。

“啊~~”

作為第一張牌,可憐的路人甲發出了有生以來最淒慘的叫聲。

……

“嗯~~”

由於呼吸道被堵住,某位呼呼大睡的大佬發出了痛苦的鼻音。

“嘩啦”

到達極限之後,大佬猛然起身,將壓在自己身上的瓦礫以及羅漢們紛紛掀了下去。

“我去!憋死我了!”

暢吸了幾口新鮮空氣,將身體恢複到放鬆狀態後,該大佬終於發現了四周的異常。

“花擦!我不是乘坐著風舟趕路嗎?這是個什麼情況?”

聽到頭頂上的聲音,大佬身前的‘漢堡包’瞬間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“原來是你!(眾人)”

“什麼是我?你們什麼意思?”

瞧著裝傻的某人,漢堡包們集體大吼道:“落地男/睡覺男/破壞男/睡天使……(由於眾人各執一詞,場麵較為混亂,無法一一列舉,因此,此處省略無數種稱呼)”

由於同一時間出現太多資訊,某人的處理器瞬間爆表了。

作為一名合格的神經大條人士,麵對這種剪不斷,理還亂的情況,某人直接頭髮甩甩,大步走開。

走出麵目全非的廢墟後,某人瞬間認出自己所在的位置。

“啊咧?什麼時候抵達的,我怎麼冇有印象了?”

就在這貨話音落下的刹那,恢複為個體的漢堡包們,異口同聲地喊道:“你都睡死過去了,能知道纔怪!”

受到驚嚇之後,某人下意識地來了個驀然回首,瞧著似曾相識的建築以及怒目而視的眾人,某人瞬間意識到剛剛發生了什麼。

“看!有飛碟!”

聽到某人的驚呼,眾人帶著疑惑的表情扭過了頭,下一秒,他們的身後傳來一陣強風以及灰塵。

“咳咳!”

“我去!什麼情況?(路人丁)”

“不好了!那傢夥跑了!(路人三號)”

“什麼?(眾人)”

就在眾人不知所措的時候,神通廣大的路人甲又及時站了出來,幫眾人指明瞭追查方向。

“大家彆擔心,我認識這傢夥,他是妖精的尾巴的人,我們去妖精的尾巴找他!”

“走!”

“走!”

……

“會長,大事不好了,外麵來了很多人,要我們交出破壞卡爾地亞大教堂的凶手。”

聽到馬卡歐的稟報,馬卡羅夫的眼睛瞪得滾圓,數秒之後,他難以置信地喊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會長,人越來越多了,我們快頂不住了!(瓦卡巴)”

“究竟是你們誰乾的!”

馬卡羅夫的怒吼落下之後,大廳中的眾人對視了一眼,然後集體搖了搖頭。

“會長,會不會是基爾達斯回來了?(雷克薩)”

“不可能!如果是基爾達斯回來了,應該會提前發出警報,啟動基爾達斯模式纔對。(波爾)”

“不是基爾達斯,那會是誰呢?(丘吉爾)”

“額……除了基爾達斯之外,有這個能力又在外麵執行任務的就隻剩下……”

順著烈娜的話茬往下走了一段距離後,眾人的腦海中浮現出另一個路癡的麵孔。

“應該不是他吧?”

雖然馬卡羅夫很想說服自己,但是話語離開口腔之後,他的腦海中還是自然而然的浮現出某人的模樣。

“會長,外麵的情況越來越危險了,您倒是趕緊想個辦法啊!(馬卡歐)”

來回踱了幾步後,馬卡羅夫無奈地說道:“事到如今,隻剩下一個辦法了,那就是我們都出去,讓他們一一進行辨認。”

聽到會長的話,眾人麵麵相覷了一陣,然後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。

“好!我們出去!”

說著,馬卡羅夫便帶著眾人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“出來了,出來了!”

聽到前排人員的喊話,前來搜捕犯人的神探們,紛紛打起了精神,緊緊盯著前方的門扉。

“吱呀”

大門緩緩打開,然後馬卡羅夫等人在公會大門前一字排開。

“諸位,目前我們公會的所有成員都在這裡了,你們看看有要找的人嗎?”

聽到馬卡羅夫的話,其他人正準備檢視,這時路人甲大聲喊道:“馬卡羅夫會長,我們要找的不是你們,而是你們公會中的那個銀髮少年。”

“對!我們要找的是那名銀髮少年!(眾人)”

麵對如此鮮明的特征,原本尚不確定的(妖尾)眾人,瞬間鎖定了罪魁禍首。

“各位,索迪爾他還冇有回來,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呀!(馬卡羅夫)”

“騙人!我們明明看見他回來了!(路人二號)”

“冇錯,我們親眼看著他回來的!(眾人)”

聽到眾人的一致的回答,馬卡羅夫正不知該如何辯解,這時細心的烈娜忽然發現了重要人證。

“各位,索迪爾大人真的冇有回來,不信的話,你們可以問問這些店鋪的老闆。”

見到眾人的目光轉向自己等人,站在後方的商店老闆們紛紛說道:“冇錯,索迪爾確實冇有回來過。”

聽到這些局外人的證詞,神捕們瞬間陷入將信將疑的狀態。

恰在此時,遠處飛來一道身影以及聲音,將眾人的疑慮徹底打消。

“會長,索迪爾回來了,他讓我告訴您,千萬彆對外人說他在宿舍……裡!”

望著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,凡爾賽很想將自己的話再吃回去,但是行動迅猛的眾人,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。

從漫天煙塵中衝出來後,回想起某次經曆的他,以光速衝進公會,揭了張委托書,然後閃電般消失在通往鎮外的道路上。

“會長,我們該怎麼辦?(馬卡歐)”

“還能怎麼辦,當然是跟過去看看了!”

言畢,馬卡羅夫便率先朝著男生宿舍走去,其他人也急忙跟了上去。

……

肇事逃逸之後,某索便猜到自己的身份有可能會暴露,因此,他並冇有躲到公會裡去,而是直接回了這裡,並派人將這個訊息秘密通報給會長。然而他冇有想到的是,群眾的力量太過於強大,自家隊友過於坑爹,於是他還冇來得及喘口氣,就又陷入了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。

“索迪爾,快出來!”

“破壞男,快出來!”

“墮天者,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,快出來自首吧!”

“出來!”

“出來!”

……

聽到外麵的山呼之聲,某索氣憤地低吼道:“凡爾賽這個坑貨,我都讓他低調、低調、再低調了,他可倒好,低調的告訴了所有人。”

就在老索快要抓狂的時候,宿舍樓外傳來了一道威嚴的大喝聲。

“臭小子,不準再藏了,趕緊出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