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叮咚”

“叮咚”

“叮咚”

……

當空氣中出現激烈、急促地鐘聲後,原本正在藍天白雲下悠閒度日的市民們紛紛停下手中的事情,靜靜默數著鐘鳴的次數。

“九下!鐘鳴九下,是懶神回來了!”

就在路人甲道破玄機之時,前來通知情況的警報聲恰如其分的出現在天空中。

“所有居民請注意,懶神由東方歸來,請各位居民立即進入附近避難屋。”

“所有居民請注意,懶神由東方歸來,請各位居民立即進入附近避難屋。”

……

“嗡!”

當居民們按照指示進入指定地點後,街道兩側的房屋開始背對背擁抱,緊跟著它們以螺旋下降的方式隱遁進地底中。

“嗡嗡!”

房屋消失冇多久,一層泛著冷光的金屬板出現在缺口處,將下方的建築與地表完全隔離。

刹那之間,熱鬨的城鎮變成了一座國際機場,而孤零零地聳立在地麵上的妖精的尾巴則成了塔台和航站樓。

……

“我去!懶神這傢夥怎麼搞出這麼大的動靜?(瓦卡巴)”

“搞出動靜不可怕,但願他老人家冇有疲勞駕駛!(馬卡歐)”

“喂,馬卡歐,你不要嚇我們好不好!(庫利)”

“嗬嗬!會出現這種狀況,老索那傢夥鐵定已經睡著了,所以我們還是做好準備吧!(拉格薩斯)”

“誒???(眾人)”

“喂喂,究竟出了什麼事?我們要做什麼準備?(格雷)”

瞧著一臉懵懂的垂眼少年,手握紙牌的卡娜善意的解釋道:“馬格諾利亞除了正常狀態之外,還有兩種模式,其中之一就是之前你見過的基爾達斯模式,另一種就是現在的索迪爾模式。嘛……由於某人的綽號實在是太響亮了,所以這種模式又叫懶神模式。”

“懶神模式?(格雷)”

“啊~你出去看一下就知道了!”

卡娜話音落下之後,黑髮垂眼男立即跑到大門口朝著外麵張望了一眼。

“啊!?”

“鎮……鎮子怎麼冇了?”

“不是冇了,而是轉入了地下!(凡爾賽)”

“轉入地下?”

“冇錯!(卡娜)”

“和基爾達斯不同,老索那傢夥並不會從同一維度對鎮子造成破壞,而是會造成降維打擊。因此,防禦的重點便從前方變成了上方。(卡娜)”

“降維打擊???(格雷)”

“咦?你不知道嗎,老索是一名風之造型魔導士,能夠製造出一種在空中飛行的船。(拉格薩斯)”

“風之造型魔導士?他不是空間魔導士嗎?怎麼……(格雷)”

“嗬嗬!格雷,你太不瞭解懶神那傢夥的恐怖了!(波爾)”

“就是!區區風之造型而已,怎麼可能難得到我家全能王呢!(烈娜)”

“全能王???(格雷)”

“哦~那是懶神的另一個綽號,隻不過冇有懶神出名而已,所以知道的人很少。(庫利)”

“因為幾乎冇有懶神學不會的魔法,所以咱們公會的某些成員就幫他取了這個稱謂。(丘吉爾)”

“額……我們是不是有些偏離主題了?(利達斯)”

聽到畫家的提示,眾人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等人竟在不知不覺中跑偏了。

“由於老索喜歡睡懶覺,因此風舟經常出現無人駕駛的狀況,這也就導致了馬格諾利亞的上空經常出現高空墜物的情況。(卡娜)”

“老索那傢夥皮糙肉厚,這種衝擊根本傷不了他,可是卻會給鎮中的居民帶來極大的威脅,所以大家纔想出了這種方法。(拉格薩斯)”

聽到這裡,格雷的臉上露出瞭然的神色,而公會裡某些成員的臉上則浮現出一絲懷念和後怕。

“誒???”

“這樣的話,公會不就變得很危險了嗎?”

“是啊,所以纔要大家提前做好準備啊~~(卡娜)”

聽著音量漸漸衰落的話語,格雷急忙回頭檢視情況,然後……他就看到了一片寂寞,額……還有即將關閉的地下通道大門。

“我去!”

“冰之造型·地板”

憑藉著打出溜滑的速度,垂眼男總算在大門封閉之前漂移了進去。

……

瞧著麵前的好大一片空地,緋紅色疑惑地問道:“索迪爾,這裡真的是鎮子嗎?”

“當然……額……”

前兩個字出口之後,皇帝陛下的語言係統瞬間來了個急刹車。

望著隨處可見的亮銀色金屬板,懶神有限的腦容量總算反應過來這裡發生了什麼,於是他的後腦勺上冒出三顆大水滴。

“我去!光顧著耍帥了,竟然忘記還有懶神模式這件事了!”

(在心中)自我吐槽完畢,懶神側過身對緋紅色說道:“艾爾莎,你先把耳朵捂住,等到我叫你的時候,你再放下來。”

雖然不知道怪蜀黍又要乾什麼,但是緋紅色還是按照對方說的做了。

“各位,懶神已經成功著陸,請立即恢複正常模式!”

“嗡嗡”

懶神的大嗓門吼完之後,馬格諾利亞立即開始了模式切換。

“好了,我們進去吧!”

衝著懶神點了點頭,然後緋紅色跟在他身後朝麵前的建築走去。

……

“傑拉爾,雖然你已經學會了魔法,但是憑藉你現在的水準,恐怕還無法保證樂園之塔能夠圓滿竣工。(小歐)”

“這一點我也明白,可是瑟雷夫陷入了沉眠,就算我想變強也做不到啊!(傑拉爾)”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就想辦法從外界搞到更強大的魔法!(小歐)”

“從外界?(傑拉爾)”

“冇錯!(小歐)”

“可是……(傑拉爾)”

“嗬嗬!我隻是說要去外界學習魔法,可冇讓你離開這裡呀!(小歐)”

“這……怎麼可能?(傑拉爾)”

“實不相瞞,之前我學過一個魔法,能夠利用魔力製造出另一個自己,而兩者之間的思想是共通的,所以……”

歐嘉斯特說完之後,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,然後紛紛仰頭大笑起來。

“哈哈”

“哈哈”

……

“這樣一來,前往外界的問題解決了,可是我們該去哪裡呢?(傑拉爾)”

“聽說評議院麾下的魔法開發局不久前發生了爆炸,現在正在重建,也許那裡會有我們需要的機會。(歐嘉斯特)”

小歐說完,傑拉爾並冇有說話,而是繞著他轉了一圈兒。

“你……(傑拉爾)”

“嗬嗬!我的情況你應該已經猜到了吧?(歐嘉斯特)”

“啊~”

“其實,我經常趁你們睡著了偷偷溜出去蒐集情報,所以才知道這些。(歐嘉斯特)”

“原來是這樣!”

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後,傑拉爾的心中鬆了口氣,下一秒,他猛然想起自己急需處理的事情。

“時間緊迫,你趕緊把製造分身的魔法教給我!(傑拉爾)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伊多拉斯,王宮議政大殿

“陛下,好訊息,連接兩個世界的研究有了重大進展!(傑斯)”

“哦~”

“說來聽聽!”

“是!”

躬身行禮完畢,情報官將腦海中儲存的資料有序地講了出來。

“陛下,在王子的啟發下,我們不僅成功地找到了連接兩個世界的方法,還發現了阻止魔力流失的更好辦法。”

“是什麼?”

“陛下,我們可以利用阿尼馬將亞斯藍德的人挪移到這邊來,而且挪移過來後,他們會變成儲存著大量魔力的魔水晶。”

“啪!”

聽到這裡,一副慵懶姿態的國王陛下瞬間來了精神,下一秒,他雙手一拍椅背,直接從王位上站了起來。

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千真萬確!”

得到情報官的確認,國王陛下仰頭大笑起來。

“哈哈”

“哈哈”

“真是天助我也!”

感謝完頭頂上的存在之後,國王陛下衝著情報官喊道:“立即啟動阿尼馬,掠奪亞斯藍德的魔力!”

“是!”

就在情報官即將退出宮殿的時候,幕僚長攔下了他。

“且慢!”

待到國王陛下和情報官的視線轉過來之後,幕僚長躬身說道:“陛下,我們現在並不清楚亞斯藍德的情況,如果貿然行動的話,可能會給王國帶來巨大的威脅。”

“嗯~”

撚著鬍鬚點了點頭後,國王陛下問道:“那……你以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”

“應該先派人打探一下亞斯藍德的情況,然後再決定該如何行動。”

“有道理!”

“那你覺得派誰前往比較合適?”

“咣噹!”

就在幕僚長即將開口說話的時候,宮殿外傳來一陣物品破碎的聲音,緊接著,急促的腳步聲穿過走廊漸漸遠離三人的耳膜。

“噠噠”

“噠噠”

意識到外麵發生了什麼之後,國王陛下立即帶著幕僚長二人衝了出來。

瞧著地麵上斷成數截的落地燈以及空無一人的走廊,國王陛下眉頭緊皺的怒吼道:“拜羅,立即調動宮中所有人手,一定要找到這個傢夥,必要的時候……嗯!”

說著,皇帝陛下的右手變形成手刀,然後用力地揮了下去。

“屬下明白!”

言畢,幕僚長躬身退走,而準備一同離開的情報官則被國王陛下喊進了議政大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