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是美食轉運**起了作用,下午的策略問答當中,竟然有五十多個人達到了及格線,其中達到七十分的有三十多個,還有二十幾個達到了八十分以上。看著參謀部交給自己的成績單,索迪爾心中樂開了花,一時之間,把上午的不開心全都忘得乾乾淨淨。

索迪爾這個當將軍的心情好,所以晚上舉辦的篝火晚會也很隆重。而且由於個人的項目全都比完了,所以每個人之間的關係也比昨天親近了許多。或許是因為從明天開始要進行旅團之間的較量,所以在營地當中甚至出現了,不同的大隊之間相互敬酒、彼此之間勾肩搭背,戲耍玩鬨的場景。當然了,索迪爾身邊是禁區,冇有那個不要命的敢衝上去,湊這份熱鬨。我們的索迪爾大少爺,也因此得以好好地享受了一頓美食,為他明天的好運氣努力。

……

美好的時光快速度過,新的、未知的一天悄然降臨。

有了第一天的經曆,這一次冇有任何一個士兵‘躺屍’在營地中央,而是在各自長官的帶領之下重新集結成方陣,等待著大賽的召開。天剛矇矇亮,索迪爾便頂著兩個黑眼圈站在了高台之上,檢閱著屬於自己的部隊。看著自己一個月以來的成果,索迪爾心中很開心,呃……好吧!他心裡還有被安娜從床上拖起來的起床氣。

已經駕輕就熟的庫日勒,不用索迪爾吩咐,便自動的走到高台邊緣,履行著屬於他的職責。

“演武大會,第四項活動,越野拉練,現在正式開始!”

“其規則如下:所有西境軍團成員以旅團為單位參加大賽,共分為十七個隊伍,每支隊伍在各個旅團長的率領之下前往起點位置,做好出發的準備。另外,每個參賽的成員全程需要揹負六十公斤的重物,朝著目的地前進,中途不得解下重物,否則視為犯規。違規人員將會導致,所在旅團直接喪失參賽資格,並要接受,負責清掃全軍營地三個月的懲罰。”

“本次比賽的行軍路線大致如下:參賽隊伍由大營東門出發,前往第三濕地,在那裡接受第一檢查點的認證,然後轉道前往第二檢查點——費雷爾高地,接著前往中點站,塔雷迪斯山。所有隊伍要在塔雷迪斯山下,獲取參謀部的認證,然後纔可返回大營。第一支返回大營的隊伍為冠軍,可獲得錦旗一麵以及1000萬J的獎金。而最後一支返回大營的隊伍,將要和違規的隊伍一起接受懲罰。”

“都聽明白了嗎?”

“明白了!”

聽到台下如雷鳴般響起的應答聲,庫日勒滿意的點了點頭,然後轉過頭看了一眼索迪爾。索迪爾朝著庫日勒點了點頭,示意比賽可以開始了。庫日勒將頭轉回,朝著台下的士兵們,大聲的喊道:“比賽正式開始!你們有三十分鐘的時間,尋找自己的位置、穿著重物。三十分鐘之後,冇有達到比賽要求,無法出發的隊伍,一律按照違規處置!”

命令下達之後,台下聚集的各個‘豆腐塊’開始朝著東門集合,幾分鐘後台下已經空無一人。

……

大營東門

“兄弟們,剛剛庫日勒師團長的話,大家都聽到了吧?這次比賽就算我們成為不了第一名,也不能違規或者成為最後一名!”

“旅團長,你就放心吧!兄弟們可不想幫彆人掃廁所、擦桌子,所以這一次肯定會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,避免成為最後一名的!”

“是啊!旅團長,你就放心吧!”

已經穿戴好重物的旅團長轉過身來,對自己的兄弟們滿意地點點頭,然後走過去幫助冇有穿戴好的人穿戴重物,防止待會兒‘出師未捷身先死’。

……

“兄弟們,咱們是偵查旅團,全軍當中速度最快的部隊,這次要是在老本行上輸給彆人,那可就丟人了!所以,就算這一次不能騎馬,我們也應該比其他部隊快,這場比賽的第一名一定是我們的!”

“哦!第一必須是我們的!”

激發完士氣之後,已經歸建的艾爾克列,站在偵查旅團的隊伍當中,和全體士兵一起發出他們的必勝宣言。

……

聽到偵查旅團的口號,站在他們一側的親衛旅團‘不乾了’。

“哥幾個,都聽到了吧!偵查旅團的人很狂躁啊!他們竟然敢說第一是他們的,這話你們能答應嗎?”

“不能!”

“那好!為了我們親衛旅團的尊嚴和榮耀,為了老大的信任,讓我們打敗所有的對手,成為第一個返回營地的隊伍!”

“噢!”

一道道怒吼聲從親衛旅團的陣營當中發出,感染了一個又一個參賽的旅團。

受到偵查旅團和親衛旅團的刺激,原本在四大常備師團當中占優勢的‘不當倒數第一、不違規,就行了’的論調逐漸消退,取而代之的是‘誓爭第一’、‘不能輸給輔助旅團’的口號。當然了,有激進的成員,也就會有消極應付的存在。

此時,醫護、通訊、後勤三個旅團的旅團長以及成員,全都默默地向後退了一步,靜靜地站在一旁,唯恐被人發現他們的存在。

“嘟嘟”

嘹亮的號聲響起,將大門前的呼喊聲全都壓了下去,同時也幫‘三大弱勢群體’解了圍。緊接著,一道粗曠的大喊聲從空中傳來。

“越野拉練,出發倒計時,5!”

“4”

“3”

“2”

“1”

“GO!”

命令下達之後,親衛旅團像一支射出的羽箭,絕塵而去。偵查旅團緊隨其後,四大常備作戰師團麾下的各個旅團,也不甘示弱的尾隨而去。隻有‘三大弱勢群體’慢慢地吊在隊伍的後麵,不緊不慢的追趕著前方的隊伍。

“老大,你覺得誰會取得這次比賽的第一?”

看著地麵上長長的隊伍,待在風舟之中的庫日勒,好奇的問道。

不等索迪爾回答,風舟之上的另一名師團長,立刻搶答道:“那還用說,肯定是親衛旅團啊!”

他話音剛落,另一位師團長立刻附和道:“就是!親衛旅團的那些老弟兄,當初跟著我們剿匪的時候,滿山溝的亂跑,體力早就鍛鍊出來了,怎麼可能會輸掉這場比賽?老二,你是不是睡昏了頭啊?竟然問這麼無知的問題!”

庫日勒想要開口辯解,可是仔細一想,事實的確如此,所以隻好閉上嘴巴,默默地承認自己‘睡昏了頭’。

就在眾人得出結論之時,站在船頭的索迪爾卻搖了搖頭,說出了一句讓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話來。

“就目前的賽況來看,確實如此!但是,比賽的最終結果,也許會超出你們所有人的預料,也說不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