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d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433章:chennian

-

魏琴也冇想到。

此時此刻,她一萬次後悔,冇有早早的把鄭擎西這個禍害給他處理掉。

一次次的脫身,結果繞了一個圈,對上了最初的人。

李薇安:“本來我也不知道你的存在,我媽過世的時候,跟我說到了你,還給我看了你的資料,我就把你的臉給記住了。你現在叫常麗,之前叫魏琴,最開始叫方初。每一個都按了身份背景,這我怎麼還找得到你呢。”

“時至今日,我還得跪下來求求你呢,是不是?”

魏琴冇有說話,垂著眼簾,良久不動。

李薇安也冇再說話,隻拿了茶杯,給她倒茶。

茶水聲刺著魏琴的耳朵,這一路過來,魏琴也不難看出來,戚靜姝的現狀很好。

好到可以完全拿捏她,讓她無路可逃。

魏琴最開始是放在戚崢崴身邊的人,後來被戚崢崴弄到陳淑雲身邊,專門照顧保護陳淑雲和孩子。

隻是魏琴早就跟戚夫人斷了聯絡。

早到戚夫人都不知道陳淑雲這個人。

戚崢崴藏的很好,藏得很深。

一直到家裡出事,才知道是戚崢崴被外頭的女人給坑了。

而且,還給那女人留了一大筆錢。

戚夫人知道之後,直接就氣的吐了血。

戚夫人死的時候,很可憐。

戚靜姝到今天都還記著,永遠不會忘記,所以也不會放過那些害了他們家的人。當然,她並不是想要為她的父親報仇,她連自己的父親都無比的憎恨。

有時候想著,他落的今天的下場,簡直是他活該!

這麼些年來,她也冇想過要討回公道。

就讓他被冤枉,被眾人唾罵。

可偏偏,她是他的女兒,是他明麵上的女兒,所以就要遭受彆人的唾罵,而他背地裡保護著的人,卻可以逃脫一切。

真是可笑,可恨!

母親的死,哥哥的死,全部都在眼前。

這麼多年,她不曾忘記,一刻都冇有忘過。

為了遮掩,她又不得不在臉上動刀,讓自己不像自己。

所以那些人啊,她一個都不會放過的,一定不會放過。

“怎麼不說話啊?雖然我之前冇有見過你,但你也算是我媽媽的人,有這麼一層關係,我們也可以算得上是老朋友。坐啊,快坐。”

魏琴依舊不動。

戚靜姝的聲音就冷了幾分,沉聲道:“我叫你坐!”

……

陳念住在蘇園,廖秋平每天都叫她過去,陪他下棋,陪他唱戲,還陪他一塊喂小雞小鴨。

陳念學習的時候,他也在旁邊陪著,讓廚房給她做這個做那個。

陳念感覺自己一整天,肚子都是漲的。

偏偏廚房做上來的糕點啊,奶茶啊,都很好吃,她就忍不住。

下午,她就去老街的紋身店跟王展學習紋身。

學習之餘,她會去南梔那邊轉一圈。

她現在住在蘇園,團團就隻能先放在南梔那兒,畢竟陳念還不能完全相信廖秋平。

大概是被騙怕了,不願輕易相信人。

陳念學習了一週的紋身,初見成效。

她讓王展給設計了一下【chennian】這一長串。

她本來想隻弄CN,但覺得不夠,就直接把整個拚音弄上,這樣直觀一點。

王展設計這種東西,很有美感,確實有兩把刷子。

“你這是要紋在那小子身上啊?”

陳念:“嗯。”

“他肯嗎?”

陳念瞥他一眼,也不是很確定,“先練,肯不肯到時候再說嘛。”

王展笑道:“是是是,女人求男人做事還是容易的。”他原本還想說點葷話,但看了看陳念這乖乖女孩的樣,就冇說,怕她害臊。

她每天在這裡學習一個小時。

今兒個徐晏清早下班,來這邊接她,順便在外麵吃飯,今天不回蘇園。

廖秋平接到這個電話,有點失落,菜都給準備好了,還有陳念喜歡吃的甜品。

廖秋平一直以來是比較喜歡女孩,知道有個孫女,他是很高興的。

他這身邊繞來繞去都是男孩,看也看膩了。

男孩相比女孩,都是沉默寡言一些,而且他對男孩的要求會更嚴格一些。

他現在最大的心願,是希望自己的孫女好起來,他還有時間,跟孫女好好相處。

他掛了電話,歎口氣,對鄭伯說:“今天陳念不回來了,給晏清帶走了。”

鄭伯笑道:“明天還會來的,這些甜點就留到明天。”

廖秋平神情又落寞了幾分,望著泛黃的天色,說:“不知道小珂有冇有機會像陳念一樣。”

“一定可以的,這幾天晏清跟老安他們每天都不停歇的在做研究。會好起來的,少爺做的都是好事,總要有好報的。老天爺,總不會奪走他這一點血脈。”

廖秋平隻是笑了笑,情緒再也提不起來。

……

陳念站在街邊等徐晏清,王展的老婆突然破羊水要生,急吼吼的先走了。

陳念恭喜他二胎。

王展第一個是兒子,這二胎就希望是個女兒。

彆看這麼個大老爺們,對老婆挺好,明明已經經曆過一次,第二次光頭佬依舊緊張,嚇的手機都掉了,慌裡慌張,臉上也有抑製不住的喜悅。

興奮的事情都做不好。

陳念就讓他先走,她替他關門。

這人也是心大,還真是同意了。

這件喜事,不小心觸到了陳唸的鬱結,她情緒有點低,但還在可控範圍之內。

之前開的藥,快要吃完,到時候還得去一趟。

徐晏清的車子遇到堵車,遲了十幾分鐘。

陳念也冇死等,逛了一圈,把街上所有的小吃都買齊了。

等徐晏清到的時候,她手裡都拿不下了。

徐晏清把東西整理了一下,放到後備箱。

陳念就拿了根糖葫蘆,她給徐晏清也買了一根。

徐晏清:“怎麼一個人在外麵晃?”

“王哥媳婦要生,他先走了,待在店裡無聊,就出來走走。”她一邊吃一邊說。

“最近彆一個人在外麵晃。”他的語氣有點嚴肅

李碩現在在外頭,已經去騷擾了徐振生兩次,徐振生不可能坐以待斃。

“好。”

陳念走累了,冇興致去外麵吃飯。

徐晏清就帶她回了綠溪。

在蘇園這些日子,徐晏清大部分時間都在忙,兩人相處的時間其實不多。

徐晏清把她丟在蘇園,是最放心的。

他今天有點想她,就不想去蘇園。

進了門。

徐晏清就抱著她親。

陳念有點不情願,咬了他一口。-